巷中扶疏

/瓶邪/叶思

原著向\BE慎入\短小勿怪\存稿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下午王盟请假去看上大学生病的儿子,人之常情,他允了,从内堂拖了摇椅放门边上坐着,正好能看见那棵树。
然后他就看见吴邪站在树底下,身形挺拔,年轻时的样子;向上伸着手,遮着半张脸,好像是在够叶子?昨夜下过雨,树叶绿油油发亮,被风拂得在指尖一晃一晃。
眼前暖色的光线越来越强,其他颜色都要被淡化,他心中一跳,凉意顺着脊椎泛上来,耳边地蝉鸣声瞬间清晰响亮起来,满眼白花花的阳光。没有风,那棵树好好地立在那,叶子也不怎么动。
没有吴邪。
盛夏,他整个背都是冷的,心里也像是刚倒掉一杯沸水,一滴不剩,先是熨帖得发麻,猛然一空,风灌进来又变成带着酸涩的冰凉,每一寸都在收缩颤抖。
他忽然就想起在瑶寨的时候,吴邪也这样够过叶子。就站在他身边,伸长了胳膊用两根指头去夹。那树真是高,吴邪一米八多的个子也没能够着已经被树叶压低的枝梢。那时他就坐在吴邪脚边,看吴邪微微踮脚,又放下,再踮再放,大概是不确定他睡着没有,想踮又做贼心虚。他目光向上移了移,吴邪的衣服不太长,伸着手的动作又提了提衣摆,从他的角度刚好看见一小片白白的腰侧,他不敢多看,转回头闭上眼,又动了动眼睫,还是闭上了。
那时候吴邪还年轻。刚刚也很年轻。他们统共才相处几年,他没看过吴邪老了的样子。他看不到。
当然看不到。他深吸一口气,又慢慢地、静静地呼出,像一声沉寂绵长的叹息。
他用了一个下午回味,盯着那棵树,多希望想着想着又能抵达那种边界去看他几眼,再看他几眼。
傍晚起风,那棵树浓绿的叶子簌簌地响,而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。
EN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be也是一种美!

还有为啥我就写不长呢QAQ

 
评论(2)
热度(3)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