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瓶邪|前男友

20160209



留学期满,再规整的生活习惯也无法避免陆续添置一些用具,送完扔完剩下的东西也花了几天整理打包,办手续退公寓又耗掉不少时间,再回到国内堪堪除夕前,本家的人逮了几年才见到人,紧起来早茶下午茶都不放过,一天几顿地约,等到张起灵真正回到家里已经初二下午了。

累得狠了卧室都不进,抵达沙发就把头往抱枕里一埋,没什么霉味儿怪味儿,洗衣液的味道浅浅淡淡。

他在一片华灯璀璨的窗景下醒来,坐起身,身体倦懒满足,心中却只有疲累。

跑了几趟门卫室把托运的包裹扛进门,冲完澡也不想睡,索性收拾东西,衣柜还好,春夏秋冬都挂上将将能填满一半,书柜可谓空得彻底,张起灵盘腿坐在地板上,把快三百本书先分分类,一本一本拿起放下,半道卡了壳儿。

《云图》。吴邪的。

当红的时候吴邪和同学一起去看了,看不懂,偏要买原著回来钻研,还是硬壳精装,撂在一边落了半年的灰,再拿起就是盖泡面的命运了。

"你要不要看?反正我看不懂。"吴邪只套了条棉质长裤,背心都没穿,仗着楼高光暗带着一身红点子盘腿坐在窗户边吸溜方便面,看他从浴室出来,抽了张纸擦擦封面上凝结的水珠,拿起书顶推了一下茶几上装着鸡蛋面的瓷碗,"带走也行,先来吃面。"

他一边凝视着脑海里越见清晰的面容,一边在书堆里翻翻捡捡,果然还有几本也属于吴邪。

要不要还,怎么还。

不还也没什么,几本书,也就这样了。如果还呢?直接送过去?一年来分明是不再联系的表态。托人转送?想法冒到一半都觉得矫情。

想来想去,还是要靠快递。

他霍然起身,翻箱倒柜找出几张平展的A4纸,"邪"只写出一个折,笔就干得没了墨。

他脱力一般仰倒在靠背上,闭上眼,思绪涨潮汹涌没顶。

临近窒息,太阳终于升起,海面上金光细细粼粼。





连续几天,取件的阿姨都认识他了,笑道,"啊哟,小伙子女朋友还没哄好啊,要不要阿姨帮忙喃?"

张起灵摇摇头,只希望吴邪至少会拆开一本看一看。

还剩一本了,就是那本《云图》。

张起灵从设计师的工作室出来,又转回去,要了一把刻刀。

同城快递,初三寄的书再怎么说 初五也该到了,今天初七,张起灵不抱希望了。

早该如此。

张起灵下楼去超市补充食物,再进屋的时候手搭在把手上僵在门口,直勾勾盯着玄关的绒面低帮皮靴,被空气中鸡蛋面的香气熏红了眼眶。





"愣在那干嘛?把门先关上啊,除夕错过了算了,后天我就要去澳洲,好歹赶上情人节。先来吃面吧前男友?"





end





可以无视的PS.

1.大张哥和小吴长期异地恋,再加上老张那个严盖儿的,缺乏沟通,老张回国一年前俩人彻底断了联系,双方都觉得对方和自己分手了,这才"前"男友。别问我老张书里夹带了些啥。不就是几张小纸条和一个圆环环_(:_」∠)_也别问我小吴去澳洲老张咋办。老张不差钱【。

2.晚上收拾房间,灵感突发,似是而非的感同身受。

3.高三服刑快满了,还有四个月,当初没说一句直接掉线是我的错,给(并不存在的)等着我的各位道个歉:实在对不起orz……修罗期将至,冒个泡可能又要消失了qaq

4.情人节当天报道的我实在是……(´Д`)

 
评论(2)
热度(16)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