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日子就得这么过(点文回应)

20150705
燕朝来姑娘点的文⊙▽⊙
武侠背景

相较历代武林盟主,白开从庆筵溜得算早了。本来就是“惨胜”,一身血道道大家想无视都不行,白开再明了一说更没人敢灌他的酒,白开端着茶杯意思意思就借口体力不支要回房休息,结果出了宴厅踉跄的步伐三闪两拐居然拐到了山道上。
秦一恒挺会找地方,走在曲折狭窄的山道上除了他艺高人胆大没人会抬头往上看,向内凹陷的山壁上突出一块方圆丈余的石台,石台底部与山壁融合得极为巧妙,只石台边兀然挺立的青松暴露了石台的所在。
白开足下发力,衣袍猎猎,上了石台便在袁阮身边盘腿坐下,一手揽人一手抱酒,揭开坛盖,浓烈的醇香四散逸开,忍不住赞道:“好酒!”
袁阮见人举起酒坛就要喝,又想起白开宽大白袍下缠着绷带的身体,眉毛一竖,劈手拿过酒坛,语调冲归冲,还是盖不过满溢的心疼和担忧:“还敢喝?!不要命了!”
白开揽人的时候袁阮没挣脱就已经足够令他惊喜了,毕竟那天在江家西厢房闹得是有点过分,现在小朋友愿意搭理他了更是把他高兴得不行,忍不住在人脸上咬了一口:“爷爷混江湖这么多年,受伤全靠酒来治,袁神医怎么好断我的药?”
袁阮瞪圆了眼,气得把酒坛往白开怀里一扔,坐到江烁旁边翻食盒去了,江烁端着酒杯幸灾乐祸地笑:“作。”
秦一恒也难得笑意明显至此:“恭喜。”
白开只是笑,把袁阮连带食盒一起抱回来,拎起坛口和秦一恒的酒坛一撞,“领了。”酒液淋漓顺着滚动的喉结蜿蜒,袁阮赶紧也倒了一杯酒装作酒意熏得脸红。
江烁装作没看见袁阮的小动作,只管灌白开的酒,既然人自己都把酒当药喝,那他还客气什么?
白开的酒量不小,认真比能喝趴下两个秦一恒,但有江烁在,俩白开不在话下 ,何况还媳妇在怀。
袁阮一开始不放心,红着脸替白开挡了几杯,结果现在已经枕在人肩膀上会见周公了。江烁先是找了一堆祝酒词,把人喝上兴头了就开始丢色子划酒拳,笑声朗朗,几度惊起寒鸦。
袁阮迷蒙地靠在白开坚实的肩背上,微凉中熨帖的热源,醉邪?梦邪?
满地清辉,一树松风,天高山远,溪涧淙淙。
杯中甘冽尚未央,东方既白又何妨?

PS.
三点完稿困成狗qaq
不造写出姑娘想要的意境没(´Д`)
秦爷的酒量不是我黑他实在是江总对比太惨烈(。
六爷你看我真的不会炖肉!(只会吃(。
评论(14)
热度(16)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