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日子就得这么过

20150607

原著背景

这两天秦一恒没下楼晨练,楼下大妈大爷们的小收音机大低音炮也消停快半个月了,原因无他,怕吵着考生。
但多少年的生物钟了,就算头晚上决定第二天睡晚点,早上五点半秦一恒还是准时睁开了眼。
瞪了一会儿天花板,秦一恒又扭头看着江烁酣睡的脸,微弯而淡的眉毛舒展开来,睫毛不很长,却密密如蝴蝶静止的翼,鼻息和缓,唇缝在中央稍稍张开一点,嘴唇不像昨晚睡前红肿湿润,有点干,秦一恒猜江烁起床会先喝一杯水。
目光描绘到下巴时楼下响起了一个男生的声音,背了一段古文:“ ……楼下水,渐绿遍、行舟浦。暮往朝来,心逐片帆轻举…… ”秦一恒仔细听着,居然还能想起来是周邦彦的词。男孩子好像等得不太耐烦,小声在楼下喊同伴的名字,何什么?声音太小了,秦一恒听不清。
楼梯间响起关门的声音,还好,不大,江烁没醒。轻而急促的脚步声接近又远去,楼下的两个人碎碎说着复习的近况和鼓励的话语,秦一恒能想象两人挨在一起的身影渐渐远去。
江烁动了动,从被子里探出裸露的半截手臂和整只手。秦一恒怕他受凉,小心地握紧放回被子里,轻柔地捏了捏,握着没放手。
当年江烁高考,他是偷偷去看了的。
秦一恒比他这个当事人都紧张,先江烁一步看好他的考场,在附近的宾馆订了两间房就怕江烁来晚了定不上,又去考场楼下待了一天,确定阳光不会晒到他但光线也不会太暗才稍稍放了心。还有笔和橡皮,0.5的中性笔买了两盒,2B的铅笔削了一大把,还有橡皮擦,黑的白的软的硬的,秦一恒跟个收集癖一样各来两个,尺具也是塑料铁质两手抓。
虽然都没用上。
巧也不巧,江烁和他住在同一层,两天的时间,秦一恒把阳台上的椅子搬到门口,几乎整天都坐在上面,他认出江烁的脚步声,去考试的慌张,去吃饭的雀跃,江烁在走廊里背着古文聊着天,秦一恒就坐在在房门边的椅子上摩挲着手里的笔。
等到考完了,江烁叼着根冰工厂回宾馆收东西 ,他收完往走廊中间的电梯走的时候,秦一恒两天来第一次在江烁经过时打开门,只有一条缝,谁都注意不到,看江烁叼着快要掉的冰棍,也如释重负地笑了一下。
恭喜,江烁。
他退掉两间房,返程时也买了根冰棍,一样的牌子口味,冰壳里的雪糕融化在舌尖酸甜软滑,一下就治愈了他被冰壳冻到的牙齿。
就像江烁一样。
他不住垂眼笑了起来。
再抬头时江烁已经半醒,头往他肩颈处拱了拱,粘稠的声音模模糊糊地问:“你笑什么……”
秦一恒摸了摸他的头:“笑某些人冰棍都吃不利索,糖水沾在手上就去按电梯按键,害服务生擦了好久。”
江烁边听边把手脚一起往秦一恒身上搭:“谁啊这么蠢……”
秦一恒抚着江烁光滑白皙红斑点点的背,笑而不语。


PS.
帮考试的哥哥攒人品_(:3丿L)_
文中的词是周邦彦的《荔枝香近》
评论(19)
热度(29)
  1. REDBALL巷中扶疏 转载了此文字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