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抚刃不伤

20150524
 
类似《野良神》“死魂作兵”设定 ,有后续。

处于整个故事的中前部分

别问我为毛会先写中前部分……脑洞一开不吐不快_(:зゝ∠)_

 
斜阳映辉,为数不多的游客陆续离开,山间碧绿茂密的植疏都染上了橘黄色的薄光,温馨的色调因为只剩下虫鸣鸟叫的寂静而陡然森冷诡异起来。 
 
三人的脚步因为前方背对着他们的人影而停止,作为此方土地的神灵秦一恒不便现身,白开只好重新迈步。 
 
对方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,白开动作一滞,年轻人一双眼睛仿若深山清泉,澄澈明亮,若是生前想必更加熠熠生辉。 
 
可惜了。从震撼中回归,白开心中叹息一声,脸上挂起个笑:“小朋友在这儿干嘛呢?人都走光了还不回家?” 
 
年轻人挺高兴:“终于见着个人了。我迷路迷好久了,麻烦好心人带个路呗。” 
 
“那走啊。”白开一边把人往秦一恒和江烁藏身的方向带,一边不动声色地套话:“还是大学生吧?哪个学校的?” 
 
小年轻想了想,“嗯……南方……的一个学校。” 
 
“南方人?还是考过去的?” 
 
“……考过去的吧。” 
 
“一个人出来玩啊?” 
 
“……嗯,应该,我独立嘛。” 
 
“今年多大啦?哎哟注意点,待会摔着了别怪叔叔没提醒你。” 
 
小年轻借着力站稳,冲白开扬起一个笑脸:“您查户口呐这是?我还没问您贵姓呢?” 
 
白开回头笑:“我姓白。”又道:“不礼尚往来一下?就当交个朋友呗。” 
 
小年轻不走了,白开也停下,起了晚风,枝叶摆动簌啦啦地响,刚安顿下来的鸟又飞起来,翅膀拍打气流的声音乍然响起又消失,夕阳又往下掉了一点。 
 
白开慢慢褪去笑意,又问:“你叫什么?” 
 
小年轻的眼睛盯着白开,却没有聚焦,右脚的鞋底摩擦了一下地面,他想不起来,他想跑。 
 
秦一恒左手接过江烁手里沾着泥土和血迹的登山包,右手掌心握着的江烁的手腕霎时变为半尺刀柄,修长的唐刀锋刃凛冽,刀柄的末端挂着一枚铜钱,其下悬着一束红穗,晃动间留下飘逸的残影。他听到白开的第二次发问,从树后走出来,正好阻断小年轻想要逃跑的步伐,对方的目光由他左手的背包转到右手握着的唐刀后,变得更加惊疑不定。 
 
“袁阮。”秦一恒顿了一下,准备接着开口,但是被白开抢了先。 
 
白开又挂起一个笑脸,比之前的真诚多了:“小朋友,要不要爷爷罩你?” 
 


 
评论(14)
热度(13)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