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武侠三十题(11-20)

脑洞被堵住惹……只能一点一点想救命!!〒▽〒
泥萌……想打就打吧……别打脸就好艸

11、决斗

"今日你我大婚。"
"是。"
"今后相互扶持。"
"当然。"
"主事须分内外……"
"可以。"
"床上亦、亦分雌雄!"
"没错。"
"我们来决……决斗!妈的秦二你笑个毛!"
秦一恒再忍不住,闷笑出声,将人环拥着推到在大红喜被上:"春宵一刻值千金,娘子,莫浪费了。"

12、好友是反派BOSS

"快!江烁就在前面!"
"抓住他!死伤不论!"
江烁与袁阮站在崖边,崖下阴河河水滚滚奔流,拍击在石壁上发出沉闷的巨响。
"袁阮,你……"江烁不顾插入心口的短剑,只是用颤抖的瞳孔紧紧盯着对面的人。
"我不是他,"男人打断他的话,抬手扯下江烁腰间的异香玉佩,江烁的视野中便渐渐出现另一张与袁阮相似却陌生的脸孔,"我叫袁阵,是袁阮的二叔,也是真龙教的右护法。"
追兵已至,江烁惨淡一笑,向后一跃,直直向阴河中落去,见此情景一个教徒趁众人不防亦飞身而下。
落水后的阴冷被一个温暖的怀抱驱散,艰涩地睁开眼正对上秦一恒温柔的目光。
江烁,我一直都在。

13、被爱人误解

"江烁……"
"滚!去找你的五皇子去!"
"我找他是有要事,并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"
"呵,说的好听!证据呢?"
秦一恒无奈地弯弯嘴角,牵起江烁的手,紧紧握住,将一条拴着铜钱的红绳牢牢系在他的手腕上:"本来是打算生辰那天送你的……不过也没差,这是皇室宗祠里才有的岁钱,祛邪气,保平安。"
江烁睁大眼,脸上滚烫:"你……"
当天夜里白开起夜,路过秦江二人寝屋窗下时听见里面的响动,幽幽叹了一句:"鸳鸳相抱何时了啊……"

14、采花大盗

江烁嫌弃白粥没有味道,伸筷子去夹色泽鲜艳像是小花的佐粥拌菜。
"小缺你昨晚劳累,"白开笑得略猥琐,"今天秦不懂特意给你煮的白粥,爷爷拌的这凉菜太辣,你恐怕无福消受啊。"
江烁磨牙,一张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,端着碗坐到袁阮的小药圃边慢慢地咽,正好看见袁阮红着眼怒冲冲地走出来:"让我知道谁拔了我的花我一定让他断子绝孙!"

15、打着打着毒发作了/武器断了/肚子饿了

小小的后院里飞沙走石,刀光暗器影。
江烁面无表情:"饿了吗?"
"饿了……"
"有一点……"
"袁阮菜都切好了你们还没劈完这么一点柴?!"
秦白二人面面相觑。

16、男扮女装/女扮男装

袁阮亮相时白开正坐在台下和目标喝酒扯皮,一见到袁阮的新造型一口陈酿全部祭了天。
繁复的大红纱裙似透非透,一头黑发上钗环击鸣,眼角勾花,内个朱唇微抿。
躲在暗处的江烁目瞪口呆,扭过头找秦一恒求镇定,结果正好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当晚江烁的衣橱里多了一件蓝色纱裙。

17、客官对不起,我们只有一个房间了

"江烁我错了,实在是你穿起来太好看……我以后再也不让你穿了……"秦一恒一边对着江烁的后脑勺求饶,一边抛着一锭银子对客栈掌柜使了个高深莫测的眼神。
掌柜默默接过银子,对江烁笑眯眯道:" 客官对不起,我们只有一个房间了。 "

18、抢婚

"马善初怎么还不来?!"穿着红色喜服的秦一恒眼角瞄一眼角落里和袁阮有说有笑的江烁,又想想喜房里吃得开心的倪家小姑娘,面上不动声色地和宾客们言笑晏晏,心里捉急得要上吊。

19、亲人相认

"他(两)们(个)俩(受)的(能)关(整)系(出)你(什)还(么)不(幺)放(蛾)心(子)?快走吧,找吃的要紧。"秦一恒啧了一声,扭头就走,白开又回头看了看,这才跟上。
不远处的水潭中,江烁和袁阮都有点别扭,却在目光落到对方身上的刹那把这一丁点儿尴尬给震碎了。
"达歪森?!"
"肖怡麻?!"

#po主已弃疗#

20、比武招亲

"今袁氏九公子比武招亲,望江湖各位江湖美女踊跃参与,积极争取。"一字一顿地读完街角告示,江烁面无表情地扭头对身边脸比平常更黑的人:"你又怎么惹着袁阮了?"
评论(4)
热度(44)
  1. REDBALL巷中扶疏 转载了此文字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