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武侠三十题(1-10)

渣短巷直接沦为段子巷了qwq
继续磨练!握拳!

1、在下是XX,江湖人称XXXX

"这位叫江烁,江湖人称孔方小生。"(孔方就是铜钱的别称←▽←)
"久仰久仰。"
"这位是秦一恒,江湖人称秦不懂。"
"幸会幸会。"
"至于这位……"
"爷爷叫白开,江湖人称——"
"你好,白白。"

#论区别对待##原谅po主一生放荡不羁爱原著#

2、要我XXXX,就用XX来换

朔风猎猎,乌云蔽月,江烁携挚(lao)友(gong)秦一恒在山庄庄门之前与真龙教教主对峙。
江烁唇角微勾,眼神睥睨:"要我万氏山庄,就用百伦神靴来换!"

#po主又从病房里跑出来了#

3、神兵利器

真龙教派遣百余精锐前来夺取万氏家主令,江烁头脑是好,相比之下却武功稀松,偏偏秦一恒重伤未愈急需救治……江烁咬牙守在马车之前,不让教徒有一丝靠近秦一恒的机会。
"江烁,不亮亮真本事怕是不行了啊……"秦一恒略带笑意的声音自身后传出,江烁急急回头,恰好看见秦一恒伸出马车侧窗且正徐徐松开的虚握的手。
真龙教教徒定睛一看,一时间脸色大变,四散奔逃。
江烁大为震撼,崇拜又好奇地走到车窗边,指着他手中的深色小球问:"这是什么神兵利器?"
秦一恒诡异地默了一默:"你不会想知道的。"

4、神秘蒙面人的真实身份

又来了。
袁阮在黑暗中屏住呼吸,悄然睁眼,枕下握着匕首的手紧了紧。
已经是第四次了,有人夜里潜入他房中,用安魂香迷晕他,意图不明。
过了片刻,在那人走至床边的刹那,袁阮将匕首反手挥出,听得嗤啦一声裂布之响,他冷笑一声:"被我划破蒙面巾,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何方——咦?怎么是你?"
白开挑一挑眉:"是我又如何?"又把脸一沉:"另外,你划烂的是我的袖子,我没戴蒙面巾。"
也不用戴。
袁阮愣愣的看着他,在心里补了一句。

5、被郡主或者王子爱上了

"为何不可?秦兄,难到仅因你我同为男子么?"五皇子张凡死死抓着秦一恒的手,无语凝噎。
"不……性别不是问题(因为我媳妇也是男的),只是殿下好好想想,殿下到底是钟情于我的武功,还是我的人?"
"这……"张凡迟疑,细细一想,脸上渐渐染上红晕,"秦兄说的是,是张凡冒昧了……"闭了闭眼,他扭头又抓起江烁的手,"在性子上,相比之下,还是我和江兄更为契合……"
宏元十五年,五皇子于微服出访归来后堪破红尘,意欲遁入空门,然被阻,未果,后渐无问津者。

6、怡红院

袁阮亮相时白开正坐在台下和目标喝酒扯皮,一见到袁阮的新造型一口陈酿全部祭了天。
繁复的大红纱裙似透非透,一头黑发上钗环击鸣,眼角勾花,内个朱唇微抿。
当下捅了目标一个透心凉,趁乱一把抱起台上愣住的袁阮:"小朋友为了任务也是蛮拼的啊……"白开叼住柔软的耳垂,含混的声音里七分调笑更带了三分怒气,飞身而起,隐入窗外繁华缭乱的夜。

7、奇特的武功名字

缓若飞花疾如电,轻比鸿毛重于山。
江烁在旁边看得啧啧称奇,不由问道:"秦二,你一个玩暗器的竟然还会掌法……这掌法叫什么名字?"
"羊粪搓揉法。"
"……啥?"

8、自断经脉

"想要出这种子界,你二人之间须有一人自断经脉!"老千冷冷一笑,转身便走了。
白开不等袁阮发声便已然运起功来,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便喉头一甜,嘴角止不住有血慢慢流下,身形一晃,便栽在袁阮怀里。
袁阮眼圈立时红了:"你……这是何苦……我本就无甚武功,废了也无妨,倒是你……你放心,我定能治好你!"眼泪一抹,又显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,倒不是夸大,他还真有九成九的把握医好白开,这样一想也不那么伤心……咦,白开养伤的这段时日体虚无力,他是不是可以……诶嘿嘿嘿。
白开先是看见袁阮红了眼眶,心中不由一甜,直叹这装伤装得值得,可片刻后又见到他嘴角的诡异笑意,又不由心中一惊,当下虚弱地笑笑:"纵使这样,爷爷又怎么舍得小朋友伤一根汗毛呢。"
袁阮顿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龌龊了,吧唧一口亲在白开脸上。
白开晕晕乎乎地想,以后可要多装几次伤。

9、报恩或报仇

据说,老千去赏花,赏到了曼陀罗。
据说,老千去吃饭,吃到了断肠草。
据说,老千去沐浴,泡进了鹤顶红。
据说,老千去喝茶,喝到了夹竹桃。
据说……
老千:袁神医我错了 ,求放过qaq

10、重出江湖

黄沙漠漠,日光灼灼,正午边塞的客栈成了最热闹的地方。
头戴斗笠的白衣人坐在二楼的角落,沉默地看着桌子对面清秀白净的小青年细嚼慢咽,慢慢喝一碗酒。
"白开你知道吧?"
"那个第一刀客?"
"没错,听说他上回闯进种子界,结果被废了经脉!"
"啊?那他现在……?"
"哈哈,早就被老子一刀杀了!老窝都被老子端了!去他娘的第一刀客,哈哈哈哈,现在轮到老子了!"插入对话的大汉笑声张狂。
小青年听不下去了,怒气冲冲地瞪着大汉,对白衣人道:"原来就是他洗劫的白家!还……还杀了那么多侍从!"
白衣人一笑,只道:"吃完了?那就走。"将斗笠摘下又扣到小青年头上,牵起对方的手便要下楼。
路过那大汉时,莫名附和了一句:"是该轮到你了。"
大汉思索一阵不得解,正要开口询问对座的人,喉间却兀然绽开一朵绚丽异常的血花,腥红的花瓣铺满了半个二楼。
提起这话题的人惨白着一张脸:"无声亦无影,刀后有花红……这刀法……就是白开啊!"
(想刷起白爷爷的帅气值,能力不够没刷起来〒_〒)
tbc
不行困死了,明日再战!
评论(9)
热度(39)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