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【朋我】你在哪

★深夜报社★渣短★意识流★逻辑死

就这样还打算看嘛qwq

那……看完莫打〒▽〒

路灯一明一灭远去,投影一条两条交叉。

前额的汗液冰凉黏腻,恐怕白开也想不到他能逃走,拼死挣扎,仿若困兽脱笼,没有方向,没有目标,只求逃脱。

客车没有开窗,呼吸滞塞,眼球酸涩滚烫,紧闭的眼皮下缭乱的碎粒重组成网,又四散分离。

理不清,不理清。

双人间的床挨得很近,离窗离门又都很远,逼仄的空间内水声淋漓,马褂沾水后绵软厚重,洇开一片湿暗的红。

雨一直在下。

电话打来时正是黎明:"小缺,你……"

灰蒙的天空没有曙光,没有破晓,世界却依旧恢复了喧嚣。

"白开。"

"别告诉我。"

"让我找。"







学校后山的枯枝已经发芽。

秦一恒。

你在哪。
评论
热度(7)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