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/瓶邪/晨音

吴邪醒来的时候他也一并清醒。

吴邪没急着起床,过了一会小心翼翼地挪开了搭扶在腰上的手,微硬的发丝在他的脸颊上扫过,是在转头看他,他依旧放松肌肉,呼吸平稳,没有一丝破绽。

 

毫无压力地承受了十分钟有余的注视,他听见一声带着笑意的呼出的气音,吴邪坐起身,套上T恤和裤子,去卫生间放水,刷牙,洗脸,从毛巾拧落的水在陶瓷池壁上撞击的声音饱含家居的气息,拖鞋拖沓在地板上的声响也不再是转瞬即逝的幻想,落在耳中声声清晰。

 

厨房的水龙头上了年纪,拧动时发出吱呀的呻吟,米粒撞击在锅壁上的声音细碎悦耳,刀刃不急不缓地撞击砧板,节奏均匀——吴邪现在很少这么有耐心了,他想,继而又听见锅盖与锅沿契合的声音,米粒在锅里咕噜噜翻滚着抗议,香菇与火腿特有的香气混合着谷物的清香一路飘到卧室。

 

当啪嗒的鞋声又响回床头,他再也忍不住,睁开眼,对上吴邪满含笑意的眼。

 

“早啊。”

 

“早。”

 
  
  
  
又是短小……(扭头垂泪 
十年之后的圆满……我男神给你做!早!饭!老张你开心吗←∧←哼! 
 写到煮粥的那段有在写美食栏目解说词的错觉(反正写了人家也看不上〒ω〒 


 
评论
热度(10)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