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现欧|独角戏

私设多,巨多!


入职第二周,高现还是没办法适应T市早高峰时的罐头车厢,回国前他就早有预料,选房的时候特意咬咬牙,舍弃了近郊一百八十平的独层,付了市区公园边上六十平精装公寓的首付,万万没想到还是低估了国内拥堵情况,只好又琢磨着买辆车,一周末时间都花在资金清点市场调研和熟悉流程上了,他姐姐的理财师耐着性子听完他逼叨叨,给他讲道理:“……综上所述,目前是不建议您进行这笔消费的,您可以先做好前期准备,为您明年三月的购车计划做准备。而且,”理财师语气诚恳,“作为一个T市女婿,我深刻了解尾号限行所带了的不便,况且T市地上交通情况其实并没有比地下好,所以我建议您……早睡早起。”

……成吧,打扰蒋先生了。

高现挂了电话,鼠标滚轮骨碌碌滑过几张图表,去厨房倒了杯牛奶,踱到阳台上给养的几盆花花草草浇水,他渴,也不能让人家陪着渴。

倒不是什么名贵娇气的花,三盆绿萝,喜阴湿,阳台是东向的,也就早晨半上午的晒一会儿,居然也没太受影响,很繁茂茁壮地安居落户,他伸出食指拨拉拨拉碧绿油亮的心形叶子,心想挺好,挺乖的。

既然要早睡早起那就去洗洗睡吧,十点不到高现滴完眼药水带好耳机就摆好姿势打算开始挺尸,高佩电话打进来的时候他都快睡着了。

他姐姐应该是在敷面膜,开了免提,高现这边安静,甚至隐约听见他自己的回声,高佩性格利落,开门见山地问他:“你想买车?”

“没,之前想过,考虑了下放弃了。”高现闭着眼睛道,他给理财师打电话得时候就知道蒋先生会和高佩提到,却不知道会这么快。

“为什么?钱不够?”

“一方面吧。”

高佩没说话,高现自觉接着道:“另一方面我觉得,T市交通也没比B市好到哪里去,早起点才是根本解决方法。”

高佩妥协了:“行,那你注意早点睡,自己照顾着点自己的身体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姐弟俩沉默一会儿,都没挂电话。

还是高现主动道:“你和姐夫还有敏敏最近怎么样?”

“季度末了比平常忙一点,敏敏挺好的,小丫头现在窜个子,昨天量了快一米一了。”提起女儿高佩话不由多说两句。

“挺好的,换季注意保暖,大哥一家呢?爸妈呢?”高现睁开眼,今晚月亮很亮,隔着一层深色厚窗帘,他都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。

“都挺好的。就……还是那样。”高佩语调低沉下来。

高家三个孩子,长子高景和长女高佩现在都已过而立,事业大成,家庭美满,在B市商圈中算是有一席之地,老人家很拿得出手,问及老幺高现,却只是叹气。

高家这个幺儿,和哥哥姐姐年龄差的有点大,平时很受照顾,从小长相俊俏,聪慧礼貌,除了家庭娇养出的一身富贵毛病,连叛逆期都安稳平静,在成长过程中很是讨喜,但也许正因为之前的表现太过合人心意,当他二十一岁向家人告知自己较为小众的取向时,两相对比带来的冲击才尤为惨烈。

父母秉行了大半辈子的观念接受起来确实困难,高现没想过要让老人家接受,所幸父母身体健朗,并没有因此受到太大的影响;大哥忠厚稳重,姐姐强势利落,现在生活平稳,那么或许自己给父母留下一段平缓的缓冲会比较好。

于是第二天他向家人展示了来自藤校的offer,表明了自己的打算与不会退让的决心后,就拜托姐姐载着自己和三个行李箱去往机场。

在B市开车,还是机场线,要的就是耐心,时间充足,是个对话的好时机。

高佩问他:“怎么突然就说了?”作为女人,她比高景或者父母要更为敏感,高现每每能够从容应付他人关于恋爱问题的调侃,却不能够遮掩好言行中被人牵绊的细枝末节。

高现下颌埋在毛衣的堆领里,看着车窗上的白雾发呆:“就是不想骗自己了。”

“那他拒绝了?”高佩是隐约知道弟弟对他的一个舍友有好感,但这么久了突然说出来,恐怕是告白被拒受刺激了。

谁知道高现摇摇头:“我没告白。”

高佩一下子转过头,紧盯着他的眼睛。

高现居然还笑了笑:“没告白,他不会接受的。况且,”他摇摇头,“这不是条好走的路。”

他从前总觉得只要足够耐心,一定能够达到完满,可是太难了,人就在他身边,他却要小心克制,从没有得到过正面的回应,连坚持下去的毅力都来源于自我蒙蔽的小小快乐,一味地投入他并不怨恨,却足够委屈,然而对方并没有做错什么。

他脑中想起欧阳晚上打游戏到很晚,他没忍住,撑起身子扭头劝他早点休息,欧阳张嘴用气音连声“好好好”,嘴唇有些干,却还是显得饱满,他喉咙微紧,又看见欧阳的眼睛,屏幕的光映在他眼里亮而冷。

他便立刻躺回床上,闭上眼。

欧阳从来没有什么错,不过是,不喜欢他,而已。

想和做从来都是两件事,他满腔的酸涩呼出来也就是一口浊气,他没有回应姐姐复杂的眼神,疲惫地闭上眼。

再醒来时闹钟滴滴作响,房间内还很暗,但开机看时间时发现这是闹钟第二遍重复,半小时前的闹铃他居然毫无所觉。

既然要赶早班车,那今天来不及去楼顶的健身房晨练了,无所谓,正好,反正现在还满身疲累,也许是昨晚睡前和姐姐通了电话,才会想起几年前的事。

早班地铁优势是人少,甚至没有坐满,但是高现还是没坐下,开玩笑,整个车厢都充盈着暖黏的潮气,一个洁癖愿意上车已经很给面子了。

到公司的时候前台小杨已经到了,在和一个女孩子说话,一边接过来女孩子怀里的花一边和她打趣:“今天也给欧神大大送花哦,我要是他早就答应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啦。”女孩子腼腆地笑笑,眼神却很亮。

高现路过时听见心中不免一跳,又暗自嘲笑自己戏多。

小杨又笑眯眯打趣了女孩子几句,看见他来了还抽空和他打个招呼:“高老师来啦,等下哦你昨天有个快递寄到公司来了我给你找找。”

高现心下诧异,还是微笑道谢,走到前台旁边等着。

女孩子看见有生人在旁,不好意思多耽误时间,又叮嘱了一遍小杨就匆匆走了,小杨开朗,甚至有点话痨,翻盒子的时候还一边说给高现听:“刚刚那妹子是后街那边那家花店的,想追我们技术部镇部之宝来着,看着娇小害羞还挺勇敢,断断续续送了快一个月的花了,就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她拿着个纸盒子直起身递给他,“给,拿好哈……”她抬头时像是瞟到什么,立刻对高现身后某人招手:“哎!欧神大大快来!那个妹子又来给你送花啦!”



没了【。

没写完_(:3 」∠)_

 
评论(10)
热度(27)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