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伞修|春风拂面

俩段子,私设多,不一定有后文。
ooc!我流老叶,心中清明,求疯得疯,挺好的。

想起你时往往秋意萧索,而你如春风拂面过。

【绿色心情】
杭州。
夏天。
看见这两个词儿耳朵边仿佛就能听见水锅里沉闷的“咕噜”声,冒着潮烟,热气扑面而来。
叶修摸出一根烟,掏出打火机却没有点火的勇气,只能叼着。
修空调的师傅蹲在地上,汗水顺着鬓颊蜿蜒,膝盖上已经滴出一块浙江省版图。
叶修拎着衣领扇了扇,跟师傅打声招呼往休息室走,打开冰箱拿了两瓶水,出去两步又退回来,打开冷冻室。
他先是单手拨拉,没看见,嘿,倔劲儿一起,把水往边柜上一搁,两只手一起翻,方锐被怼在缝儿里的碎碎冰都被翻出来了,就是没有"绿色心情"。
昂比利福宝!这么经典的冰棍儿!
"爱吃它的人估计年龄也都很经典。"苏沐秋眼睛在校门口一涌而出的人群中找妹妹,一手拎着给沐橙的巧乐兹,另一手举着根被咬缺一个角的小布丁,嘴上沾着点糖乳嘲他。
晚上出门买烟,路过商店冰柜的时候想起这一茬儿,立刻叼上一只,等回到房间时还有半根,他把多屯的几包烟放好,经过床头的相框时故意弯腰咬一大口含在嘴里嚼,美滋滋出门复盘。

【生气】
上班族每天对着电脑八小时,叶修每天不对着电脑八小时。
欣兴暂时还比不上豪门战队,没请驻队的医生,陈果就自己去医院要了几套颈肩活动操,有个姿势全战队除了几个女孩子就只有叶修能拗出来。
魏琛震惊:“不科学啊!老夫这种神一般的少年都做不到!”
叶修脸上八风不动,呵呵一笑:"那是,也不看看哥是谁。"心里老脸一红。
其实叶修骨头挺硬的,刚和苏沐秋搞上没几次的时候,少年人一亢奋手下就有点没轻没重,压着叶修的腿根越来越用劲儿,叶修吃痛吸着气推他,苏沐秋扣住他的手,缓了缓力,笑嘻嘻俯下身,在他耳朵边上一边喘一边用气音说以后帮他多锻炼。
晚上睡觉前叶修把相框转了个面,躺下后又伸手转了回来,自己翻个身:生气!

 
评论
热度(10)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