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中扶疏

伞修|春风拂面

俩段子,私设多,不一定有后文。
ooc!我流老叶,心中清明,求疯得疯,挺好的。

想起你时往往秋意萧索,而你如春风拂面过。

【绿色心情】
杭州。
夏天。
看见这两个词儿耳朵边仿佛就能听见水锅里沉闷的“咕噜”声,冒着潮烟,热气扑面而来。
叶修摸出一根烟,掏出打火机却没有点火的勇气,只能叼着。
修空调的师傅蹲在地上,汗水顺着鬓颊蜿蜒,膝盖上已经滴出一块浙江省版图。
叶修拎着衣领扇了扇,跟师傅打声招呼往休息室走,打开冰箱拿了两瓶水,出去两步又退回来,打开冷冻室。
他先是单手拨拉,没看见,嘿,倔劲儿一起,把水往边柜上一搁,两只手一起翻,方锐被怼在缝儿里的碎碎冰都被翻出来了,就是没有"绿色心情"。...

狗崽|心口刀

  • ooc到没有c

  • 黑道趴,经不起考据,全是我写来爽的

  • 别被标题吓住口牙,HE妥妥的


1

八百带着妖狐进到三楼的独层包厢的时候,大天狗已经在座位上等着了,手里捏着块pad,等人走到近前,才不太情愿地放下,站起身来等候两人落座。

大天狗乐意恪守礼节,却不喜欢过分寒暄,简单地打个招呼后就盯着妖狐问她:“派给我的就是他?”

八百微笑动人:“对。这孩子叫妖狐,原来有些不太好的癖好,被晴明抓住了。人挺机灵,相信对您会有帮助。”

八百小姐姐都这样强行夸奖自己了,妖狐配合地端出最讨喜的笑脸:“久仰先生,小生妖狐。”

大天狗还没做出反应,身后站着的首无就下巴微昂,上下打量了妖...

狗崽|不该懂

现代AU
ooc见谅
矫情预警

       判官这些年追得不容易,身边一帮子朋友助攻打得也费劲,他即将迈入爱情坟墓,狐朋狗友跟着喜气洋洋。
       妖狐没被崇天收下的时候就是远近闻名的撩妹狂魔,被判官拦着问了不少问题,妖狐烦他烦得不行,又实在可怜他,几乎倾囊相授,可惜再多的经验也架不住判官怂,妖狐劝他:"哥们你这理论再多,不实践,不也就是堆屁话么?"他自己在心里补一句,还和阎魔一见钟情呢,老子撩了这么多妹,嘴上说得再溜,还真没哪个是货真价实的一见钟情。...

狗崽|关于他

现代AU

ooc有  HE有  

欢(恳)迎(求)捉虫和指正


关于酸梅汤


       这是他们没在一起的时候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酸梅汤这个东西,口味酸甜,膏膏粉粉拿水一兑,再一冷藏,也不贵,很受学生的欢迎,妖狐尤其喜欢。春夏季店家都乐意做,秋老虎没走的时候也供应,但大冬天的,还是甜润润的奶茶更得人心,那,妖狐就断了粮。...


荒座|同居三十题(1-10)

cp为荒x座敷童子

和  @鬼中 太太的三十题(超甜! )题目不一样哦owo

现paro 天文学大教授荒x烧烤店小老板座敷 年龄差不算大吧(笑)

食用愉快_(:зゝ∠)_

1.穿错外套.

"……怎么可能。"座敷正准备把刚刚叠好的衣服放进衣柜,听到这句话衣服都不放了,转过头来看了荒一眼。

她只晓得男朋友思维方式异于常人,却不晓得无厘头至此。

"我穿你的当然不可能,但是你新买的睡裙真的很像我那件黑色的外套啊?"平时气质阴郁话不多说的男人这时候辩白倒很积极。

"……如果你不说,说不...

狗崽/黑白晴|man-made

#CP:狗崽  黑白晴

#真·虐狗

#ooc归我,人物归网易

你有没有看见过一场盛大至极的烟花?

看过后又是怎样一种念念不忘。

你有没有拥有过一轮寡淡温柔的明月?

失去后又是怎样一种痛不欲生。

……

我不能做。

你可以的,你有这个天分,也有这个实力。

无关乎这些,道德告诉我我不能!

你可以的呀,谁都不告诉,再造一个你,祸害的也是你,不会打扰到别人的。

……别再诱惑我了。

哎呀呀,这就告饶了?比昨天又少用了四十秒呢。那我再说两句你是不是就要实践啦?

闭嘴!

不要生气嘛,好啦,我不说啦,但是我说的话你要好好考虑哦。

……

安倍晴明...

狗崽/黑白晴|好好谈谈

❤CP有 狗崽 黑白晴明 雪女→三尾

❤HE和OOC一样不差

❤现代背景  年下

///

“已经决定是钢琴了吗?”黑晴明放下餐刀,端起奶油浓汤,一边吩咐三尾让人再次确认小公馆的布置。

站在不远处的妖娆女子妩媚一笑,应声退下。

“等等,”黑晴明又叫住三尾,“后天约占卜师见一面。”三尾一并应下。

大天狗一心用餐,没有对他的问题作答,黑晴明也没有想要从他这里再得到什么回应,又问雪女。

冷冰冰的小姑娘在心上人离场后丧失了对满桌珍馐的最后一点兴趣,偶尔抿一口果汁,只等着黑晴明离席——宣告晚餐结束,听到问题,回答一如既往地恭敬又疏离:“全凭...

向你而行

cp乱炖:瓶邪 楚路 朋我 白阮 荼岩

自创架空磁极反转世界观,各种伪(或者不)科学,如果觉得有趣可以标明出处拿去玩。

人物属于原著,圈圈西属于我。

“还没有回复吗?”解雨臣暂时停下手头数据的解析,端起手边的茶杯,馥郁的清香揉开了他微蹙的眉头。

“你猜?”霍秀秀在他的抽屉里翻翻找找,只有一枚红色包装的奶糖,聊胜于无。

“张家的条件?”好消息秀秀不会开玩笑,坏消息秀秀不敢开玩笑,解雨臣只希望张家的要求不要太过分。

不知道是塞了糖还是充了气,秀秀鼓起腮:“他们计划派出本族的五队,另外指定九门的一位compass与他们的一位magnet合作...

伪论坛体|如何阻止恋人介入自己的危险工作?

CP乱炖:瓶邪  楚路  荼岩  朋我  

失踪人口诈尸,伪论坛体,圈圈西,不要跟lo主讨论ID,人少是因为楼主懒,扇楼主脸时请用英镑_(:зゝ∠)_

 两生花开南山南>求助版

如何阻止恋人介入自己的危险工作?

#楼主 深书

如题,因为工作性质特殊,环境比较危险,所以不是很想让恋人接触这一方面,但是他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,怎样才能打消他的念头?


#1楼 煮沸放凉的自来水

哦呦?这么老的论坛还有新人?而且我怎么瞧着这问题有点眼熟?

年轻人不要成日里作死...

瓶邪|前男友

20160209

留学期满,再规整的生活习惯也无法避免陆续添置一些用具,送完扔完剩下的东西也花了几天整理打包,办手续退公寓又耗掉不少时间,再回到国内堪堪除夕前,本家的人逮了几年才见到人,紧起来早茶下午茶都不放过,一天几顿地约,等到张起灵真正回到家里已经初二下午了。

累得狠了卧室都不进,抵达沙发就把头往抱枕里一埋,没什么霉味儿怪味儿,洗衣液的味道浅浅淡淡。

他在一片华灯璀璨的窗景下醒来,坐起身,身体倦懒满足,心中却只有疲累。

跑了几趟门卫室把托运的包裹扛进门,冲完澡也不想睡,索性收拾东西,衣柜还好,春夏秋冬都挂上将将能填满一半,书柜可谓空得彻底,张起灵盘腿坐在地板上,把快三百本书...

喊我阿巷,或者扶疏吧_(:з」∠)_
懒癌晚期已弃疗_(:з」∠)_
© 巷中扶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